搜尋此網誌

2009年1月5日 星期一

等不到?

今天看到 梁芷珊 小姐於專欄及網誌的一篇文章,看着看着,心裡很激動,這不就正是我的心聲嗎?反覆看了一遍又一遍,越覺感觸,眼淚不自覺在眼圈打轉。

和友人分享了這篇文章,友人看畢後,直說:「完全是在說你的狀況呢!」

還好有你,除了你,我真不知還有誰能和我分擔。因為我知道很多你的事,才能不會不好意思地、放心地對你訴說我的心事。近年,互相分享分擔的事多了,我倆的感情也更深厚了,衷心謝謝您讓我開始懂得怎樣向人說心事。

晚上,和我的男人擁抱著說話,說起想和他一起做的事,說起將來,說着說着,又想起了這篇文章,一陣傷感湧上心頭,藏於眼角的淚水不爭氣的滾下來。

我對他說我真的很疼愛他,總是寵著他、讓著他,偶爾對他碎碎念,也只是出於不得已,請他別怪我,也別因此覺得煩厭。就因他總是我傷心憂慮,讓我們這個家和這段關係陷於困境,才令我變得這樣神經緊張。他擁着我說我傻瓜,其實心裡清楚我說的話,只是懶於改變吧。

我緊緊抱着他,對他說:「我一直很有信心你可以做一個好老公的。」由男孩變成男人過程可能很長,但結婚後,要顧及的事情多了,人總要長大,要有承擔。

他是一個很好很好的男朋友,但作為老公,作為終身伴侶,現在的他真讓我感到氣餒。

我不介意花時間心機去等,只怕是等不到,心已經死。





有時,我會很氣餒,為甚麼你的分內事,我竟比你更為着緊?
本來,我們是一輛長長的火車,互相緊扣,向着目標進發。都是自己人了,誰當火車頭走在最前,誰是車卡跟在後面,都沒所謂,誰有氣力,便走在最前牽頭。
如果你有點慵懶,我願意付出多一點力氣,只要讓我知道,後面有你緊隨,一起氣宇軒昂地進發,我們一定是走得最順暢的快樂號列車。
可是,為甚麼你愈走愈慢?現在,你彷彿在拖着腳步,只等我發力拉你走。再這下去,我們將漸漸疏離脫軌。
你到底怎麼了?你知道嗎?等你起動、等你清醒、等你發力、等你明白我的苦心、等你交出內在的鬥心,是我很沉重的負擔。
我們這一列火車,一早已經開動,沒可能中途停下來等。你再如此,我等不到了,沒有人擁有無限的時間,把事情拖延。人生,就是由一個站走到另一個站,今天拖延下來,明天又再拖延,就會錯過愈來愈多的風景。
我不想在路上放下你,但更不想整列火車再給你拖慢。
沒有時間了,為甚麼你這麼大個人,仍像小孩子般要人嘮叨,又是新一年了,到底你幾時長大?
作家 梁芷珊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