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此網誌

2009年2月17日 星期二

又病了

唔知係咪星期日涼返吹親,我尋日已經開始病,朝早請左假,夜晚勁早就走去訓。


唔知又係咪尋日畀個學生傳染,尋晚半夜咳到我半死,無覺好訓,今日本來係要返學架,但我返黎諗住抖親出去,轉頭就昏迷左,訓醒已經七點幾八點,但醒果刻仍然係頭重重、手軟腳軟,咁唯有繼續訓囉,訓到老公放學返黎買野畀我食先起身~


依家又好疲累喇,又要訓喇~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